你知道從那94巷走進去之後,在一棵樹下,有間門口很小的店嗎?

不是行家是不會注意到的,它不起眼到就算你盯著看也不會發現那是間店。

或許,是你從來沒買過這種東西吧!

 

春。

 

說起來也不算晚,夏天的十七點三十八分吧!

門開了,一位頭髮捲成波浪、擦著艷麗口紅的女人,站在門口,隱隱約約的。

手裡拿著菸,吸吐之間伴著眼神空洞。

這麼說或許過分,但就像豬籠草,等著一些,上門。

 

遠處身材乾枯、頭髮稀疏、皮膚蠟黃的長者緩緩靠近。

牙也剩沒幾顆了,但他瞇著眼笑,笑。

 

女人捻熄了菸,往門裡走去,老男人見狀加快了腳步。

 

門口煙霧繚繞,是香,供奉著看不太出來是人還是豬的神明‧

紅色的燈照不進長廊,黑的有點可怕。

老男人跟女人早就被黑暗淹沒,幾分鐘後只聽到不協調的叫聲。

嗯嗯阿阿的,卻沒有維持很久。

 

突然一聲巨響,有人在門外用力拍著門,老人一急,褲子拉著就跑出去了!

女人急忙想追去,卻被站在門外的壯漢擋下,推了進房。

什麼也沒說、門也沒關的把女人押上床,粗暴的打開她的雙腿,挺進。

整間房瀰漫著精液混著汗水的味道,女人不小心作噁了。

壯漢呼了一巴掌過去,順勢把女人的頭往下壓,逼她張開嘴。

她含著,淚,卻掉下來了。

 

或許還交雜著尿味,但她無所謂了,只希望這次壯漢能一起結清之前的欠帳。

希望。

失望。

壯漢走了,她滿目瘡痍的整理自己、整理房間、整理心情、整理.....

 

稍作休息後,隔壁鎮的老兵拿著一碗魚湯還有一點飯菜,試圖走進長廊深處。

盡頭的房間有電視的聲音,門開是電視螢幕刺眼的光。

老兵示意女人先去關店門再進來,並把帶來的東西放在僅有的小桌子上。

「吃吧!」老兵對著小女孩說。

 

女人走到門外,平常在附近亂走的乞丐抵住了門「我今天有三百。」他說。

女人側了身讓乞丐進來,老兵見狀把房門關了起來,把電視轉得更大聲。

一段時間後,女人拿了兩百元要給老兵。

老兵推開她的手,將空飯盒帶起。「如果我哪天沒來,就是我死了。」說完,走了出去。

 

女孩看著女人笑,「爺爺說改天要帶我出去玩,改天是哪一天?改天很快會到嗎?」

女人關上房門,擦上豔麗的口紅,點著菸繼續站在店門口。

她想起小時候,也曾經有位爺爺對她說改天要帶她出去玩,在那之後她每天整理好小背包,等著爺爺帶她出去玩的那天。

但那位爺爺再也沒有出現,任憑,童年就存在的隔壁房間的呻吟、尖叫、巴掌、哭泣......

日復一日,直到她再也沒有見過太陽,站在她的母親生前站的位置,看著同樣的方向。

等待著一份希望凝聚而成的失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靜虹-塔羅之後的故事

靜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