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能者多勞否                                           (文:靜虹)

 

 

「這次回來待多久?」我問。

下班後,我約了友柏在公司附近的酒吧聚聚,喝個兩杯。

自離婚後,為了家計,友柏獨自前往大陸工作,一雙兒女留在台灣念書。

「下周吧!等幫老闆談好新的合作案,應該就飛了!

「你兒子女兒還好吧?」

「還好,都念大學了,生活上也不需要擔心什麼了。」

我喝了一口酒。「那就好。」

 

一個多月後我接到友柏的越洋電話。

「偉光,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我想不到其他人可以開這個口了。」友柏語氣很急。

「怎麼了?」

「其實這兩個月公司周轉有些問題,所以我已經兩個月沒領薪水,本來以為之前存的還能應付一下,但我忘了這個月會扣保費,兒子打電話來說戶頭剩沒多少要繳學費了,你能不能先讓我周轉個十萬,先讓小孩繳學費還有他們的生活開銷。我知道這很突然,但我現在沒有其他辦法了……」

「好,你先冷靜一些,錢沒問題,你別擔心。我轉你戶頭還是拿給你兒子?」

「轉我戶頭讓他們去領,我才知道他們花用的狀況。偉光,真的很謝謝你,等領到錢我盡快還給你。」

 

當天我立刻把錢轉進友柏的戶頭,轉好了之後我傳了訊息給他。

『錢轉過去了,晚上有空打給我。』

 

等到晚上十點多,我的手機終於響起。

「喂,忙到這麼晚啊!」

「對啊……今天真是謝謝你了。」

「怎麼不讓小孩助學貸款就好了,現在助學貸款的利率也不太高,何必把自己逼得那麼緊。」

「唉,就想說不要讓小孩一出社會就負債。」

「那至少讓他們去打工吧!自己賺點生活費也好,而不是什麼都靠你,你會老也可能會倒耶!你有想過如果你怎麼了,他們該怎麼過日子嗎?」

「但,他們已經是沒有媽媽的小孩了,我不希望他們過得那麼辛苦,我能有的全部給他們也可以。有時候覺得自己很沒用不能好好陪他們也無法給他們充裕的物質生活。」

我在電話這頭翻了個白眼。

「友柏,離婚是當年一個不得已的決定,不管原因是什麼,既然這是結果,那就帶著這個結果好好過。我知道你想補償小孩,但錢跟陪伴都重要吧!好,也許像網路上寫的,什麼我拿起磚頭就無法擁抱小孩、擁抱小孩就無法扛起磚頭,但你有沒有想過,孩子大了要讓他們學著負責任,對自己負責。未來要是出了社會才發現原來這個社會根本遇不到像爸爸一樣對他們這麼好的人的時候,你要他們怎麼去承受?」

「你說的我都知道,但我就是捨不得。」

「你的捨不得還真奇怪,捨得離鄉背井離開他們去賺錢,捨不得讓他們在物質生活上吃苦。反過來不好嗎?」

 

友柏沉默了。

 

「兄弟,你知道我當你自己人所以才這麼直接,我一點也不希望你的孩子變成啃老族,有的時候遇到問題,讓孩子自己處理,確實你我都知道他們一定處理不好,但至少他們能在還能犯錯的年紀去學習,去承受失敗。就算最後很糟我們還是能救,孩子們有孩子們的功課,你老是把他們的功課搶來做,你要他們怎麼畢業?你知道我這是比喻吧!」

「嗯……」

「要求他們去打工吧!手機費自己繳,生活費自己出,不夠你再限個額度給。別老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就像學騎腳踏車,你一直在後面幫他們穩住,你怎麼會知道放手後他們到底會不會騎。」

「嗯……」

「嗯個屁!要聽進去啊你!」

 

電話那頭安靜。

 

我想了想。「喂!如果你要哭那我先掛電話了,我可無法安慰哭的男人,嘖!」

「幹!」這是我今天聽友柏講得最有精神的一句話。

「好啦!早點休息,下次回來再一起喝兩杯吧!」

 

 

 

 

 

------------------------------

 

 

★About塔羅牌〈權杖10〉→壓力、努力、責任、作繭自負

 

權杖10,獨自背負著責任、義務,但其實它不需要這麼辛苦的。

或許找人幫忙或許先行放下,但權杖10選擇自己硬扛,有的時候並不是別人加諸在他身上,而是他自己造成的。

努力之下會有兩種結果,成功或失敗,權杖10是個過程,是一種方式,尚未表示結果。

 

 

 

 

歡迎來到「靜虹-塔羅之後的故事」

靜虹的塔羅占卜

歡迎預約

每周日下午兩點到八點半

預約電話 (02)2773-2882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162號7樓之1

創作者介紹

靜虹-塔羅之後的故事

靜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