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夜裡,看看也差不多該收店了~

輕輕的開門聲,我跟小莉同時將視線轉向門口~

是小印的朋友

「我來喝點小酒再回去!」

 

小印跟小莉的朋友,從我小時候到現在,輪替了很多

留下來的屈指可數,問他們身邊最要好的三個朋友,他們都想很久也說不出個答案

是環境吧~

好友龜兒說,我家之所有能夠跟一般家庭不一樣,原因出自於複雜的環境

這複雜的環境,造就了我們三個孩子很多事情

我們有著能夠面對複雜事物的堅強,卻不帶任何複雜事物的劣

 

小莉忙著招呼這位叔叔,把慣例該送去客桌的東西給完,我就開始滑ipad了

突然叔叔喊我「妹妹,怎麼好像很久沒看到妳?」

「喔~平常就上班阿~」

「妳很厲害喔~上次看妳一個人把妳爸帶出麻將間,我很有印象!妳自己記得嗎?」

 

是那次阿......

 

說起來爸媽打打牌怡情,我覺得無所謂,很多長輩都有這種嗜好

只是那天~我忘了是怎麼個讓我極不爽的狀況,我去把小印拎回來

記得那天進去整個煙霧瀰漫,濛濛之中,我找到小印並且坐在他旁邊

說「爸,這將打完該回家了。」

這句話說完,我持續了很久默不吭聲

現場或許也知道我是來要人回去的,除了牌碰牌的聲音以外,沒人說話

整間屋子的低氣壓,上演著敵不動我不動的情節

 

想想把時間往前拉個幾年,以前我去拎陳小莉的時候

我都故意吵到讓牌沒辦法打下去,小莉不得以就會跟我回家

但那次,不知怎麼的,我沉住氣了

或許是覺得,小印畢竟是爸爸,如果當場鬧得不可開交,後續的處理會更麻煩

 

詳細的情結我忘了,總之那場根本就沒打完小印就跟我回去了

 

在爸媽的朋友裡,對我的評價很難有個方向吧~

說我脾氣硬很兇的也有,說我很乖很孝順的也有

 

只是剛好在那叔叔的心裡留下的印象是後者

 

環境

 

長大的環境讓我不怕人兇反而怕人客氣

 

沒想到那天去拎小印的事情會深留在其他人的腦海裡

我猜在那件事情之後,應該有陣子沒人會找小印打牌

會有人說「唉唷!他女兒好兇喔!」之類的吧~

 

但我清楚的知道什麼是對的

我覺得那就夠了

 

在那之後,那位叔叔偶而會來店裡找我們聊天

而我ㄧ樣繼續滑著我的ipad

等打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靜虹-塔羅之後的故事

靜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