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種情緒是矛盾的。
我並不想再去紀錄關於11年前的歹戲。
但很多的情感,對人,對事,都跟那場戲有關。
歹戲的附帶價值有好有壞,我願意放大所有好的部分。
感恩在事情發生前後依然留在身邊的人。
如果我偶爾悲傷,能否放任我瘋狂。
在與眾不同的思緒中,放棄常人的思考,找到自己認為的價值。
甚至可以說是正常生活的理由。

我從來都不是你所想像的樣子。

那扇留給我的窗,夠我一人靜靜賞著月光。
任誰遠洋,也不能控制我的想念隨波蕩漾。
可是,對不起,輕奏起葉子被吹落的聲音。
當回憶上湧,原諒我,偷偷在字裡行間裡凋零,噤聲歌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靜虹-塔羅之後的故事

靜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